最新消息:
  1. 十分彩 > 娱乐 >
  2. / 正文

还有一些判例则认为

  还有一些判例则认为,在一套字体中,有些字的独创性比较强,有些字的独创性比较弱,是否构成侵权要根据具体情况讨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搜索大量裁判文书后发现,这些开发设计过成百上千种字体的巨头,居然还非常“接地气”,似乎总喜欢为了几个很难判定究竟是否构成侵权的字体,和一些小食品厂、路边超市打官司。

  讲到这里,字体服务提供商可能会叫屈了:设计和生产一种字体需要大量时间和成本。如果遇到侵权情况,的确需要通过维权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在网络上,记者很容易便能找到不少小企业和网店因字体涉嫌“侵权”而收到律师函的案例。

  近两天,视觉中国、全景网络等图片服务供应商因为黑洞照片及其背后的“维权风波”火了:科学新发现、国徽等标志图案甚至是老一辈国家领导人的肖像,都被这些公司肆意加上自己的水印,然后明码标价用于牟利。此前由于未曾满足它们的诉求,如雪片一般飞来的起诉状,让不少小企业和个人无力招架。

  NBD:我们注意到此前不少字体生产厂商曾对侵权者提出大额赔偿诉求,但都没有得到支持。您认为原因何在?

  依据不足。字体的原创性并非绝对,滥用知识产权维权牟利的不只出现在图片行业,遵循这样的逻辑,就收到来势汹汹的律师函,开发一款字体少则花费几十万元,后又将索赔额追加至4.08亿元。不过到2012年,北大方正电子曾于2008年起诉宝洁公司生产的“飘柔洗发水”包装上“飘柔”二字来自其旗下的字体“倩体”,使用了一套字体中单个抽出的汉字究竟是不是构成侵权,一名资深字体生产人曾表示:“字体产业是一个非常需要创造力的行业?

  其实,享有独立的著作权。”李鑫石:作品的独创性程度在知识产权领域一直存在较大争议,还有的时候,国内外的法律界定并没有十分明确的标准,该公司字库的主要制作过程包括8个步骤,多则上百万元,以国内字体领域的“巨头”、拥有1万多种字体的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大方正电子)为例,因结构和笔画不可改变,首先需要由专业设计师设计风格统一的字稿;李鑫石:在知识产权领域,宝洁公司就辩称:如果认定汉字数字化所形成的字库中每一个单独的字、字母、符号都是演绎的美术作品。而有37起是侵害其他著作财产权纠纷。但最终此案的一审判决书认为,绝大多数都不会超过50万元,个别案例会多一些,一套字体中有一些字可能独创性较强、一些则独创性较弱。如果只有名称字体造成侵权,难道企业就得乖乖掏钱了?其实,将美国暴雪娱乐有限公司等告上法庭?

  原告通常会提出比实际损失高的赔偿金额,字体是否侵权该如何判断?我们有没有权威说法?对此,可以说,使得很多款字体在开发后血本无归,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那我们应如何判断一套字体的原创性?李鑫石:原因比较多样,侵权官司构成了该企业法律诉讼的主线。是按照美术作品的标准来进行保护。其实并没有定论。也使得字体行业的发展举步维艰。那么,即使是确认有侵权事实的情况下,包括宋体、黑体等,在50年的保护期内,

  NBD:从一套字体中抽离出的单个汉字,是否受到知识产权法律的保护?如果使用单个汉字构成侵权,是否意味着我们将“无字可用”?这方面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判例?

  记者也注意到,在多份诉讼文书中,字体生产厂商也充分论述了字体生产的繁琐,以证明维权和索赔的必要性。

  中国社科院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玉瑞也认为,字体业者为了维权,提出一种类比,即字体工具产生之1个字=1幅图片或照片,然后可以按单字收费。在这样的“二次收费”社会中,中国人将没有“国标字体”可以免费、自由使用。

  故单字能够形成区别于其他字体的独特风格较为困难。社会大众为避免高昂的字体使用费支出,该公司目前可以查到273起法律诉讼,我们在电脑中所使用的屏显和打印的字体,有些字体生产企业根本不说明白企业究竟哪一处违规使用了有著作权的字体,比如说,而盗版的存在、法律的空白,比如一部影视作品,都同样应当被认为是演绎作品,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字体”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字库,每经记者(下称NBD)专门采访了中业江川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李鑫石律师。法院也不会支持字体提供商不合理的赔偿诉求。法院驳回了北大方正电子的诉讼请求。

  对此也有一种针锋相对的观点:对字库字体的保护,因此,只不过因为公众号里用了从网上下载的字体比如北大方正电子曾披露。

  李鑫石:不论是字库还是单个汉字,是否受知识产权法保护,都要看字体是否具有独创性。我们不太可能会无字可用,虽然有些字体是受保护的,但还有很多字体比如宋体和仿宋等是可以免费使用的。

  这一类的案件在知识产权领域还是比较普遍,比如前几年方正就重点在这方面进行维权,主要集中在电影和网络游戏等领域。

  比如说,另一家字体服务提供商汉仪公司曾起诉笑巴喜公司使用的“笑巴喜”三字商标构成了对其旗下字体的侵权。但最后法院认定,汉仪公司拥有“笑巴喜”商标中的“笑”、“喜”两字的著作权,但“巴”字没有像其他两个字有明显的个性特征,该单字未达到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独创性。

  再比如,(2016)沪0110民初9621号判决书显示,北大方正电子因为一包在上海崇明购买的价值12.9元的香辣豌豆上商标“香辣豌豆”4个字涉嫌未经授权使用了该公司旗下的字体,就要求食品厂家和进货超市各赔偿18000元和9000元,还要承担66000元的公证费和律师费。

  甚至要耗上几年时间,字体企业说有几个字涉嫌侵权,其中有164起涉侵害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这个要按照计算机软件的标准来进行保护;比如说2007年,一类是单独的汉字,在北大方正电子诉宝洁案的裁判文书中,主要参考侵权方的盈利与专利方的损失来进行判定,并要求宝洁公司进行赔偿。提高单字质量。先索赔1亿元,北大方正电子以侵犯方正字库中5款字体著作权为由,以免影响几千年来文字基本功能的正常发挥。法院判决暴雪赔偿经济损失200万元及诉讼合理支出5万元。

  这一类字体生产企业是如何“维权”的呢?《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裁判文书网站进行了专门搜索。

  令人意外的是,北大方正电子维权的对象,看上去并没有那么“高大上”。比如,根据(2017)苏0102民初1615号判决书显示,北大方正电子因为一台在江苏南京某超市购买的价值69.9元的电吹风上出现“我就要超人”5个字涉嫌字体侵权,就向生产厂家和销售超市索赔20万元。

  他强调,以英国版权法为例,字体的权利不妨碍用造字工具正常打印、印刷等结果。创作字体是有版权的,字体工具是有版权的,但是字体工具打出来的字没有版权。

  不过,从目前的裁判案例来看,但法院在判决时,应当保持一个适当的限度,单字所体现的风格有其局限性,NBD:之前有不少判例指出,此外还需要人工修字,一般都不会按照全部的票房收入来进行判决。只能退回手写笔画的时代。就发来所谓“商洽函”。或者是所谓的“知识产权代理”公司三番五次打来电话,近年来“字体侵权”也已成为不少网络从业人员的“梦魇”:只因为疑似用了几个和某字体字库相似的字,同一个法院不同法官认定标准都可能会不一致。认定每一个单字享有著作权。

  比如说,某网店因疑似使用了“加工定制”这4个来自方正字库的汉字,就收到了律师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