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不仅仅在于对有别于他人的需要

  只不过有些事情倒是一直没变,比如……为什么潮流尖端的衣服总是那么贵啊!昂?一个最新单品动辄人民币几万十几万,而普通人买得起的什么H&M、Zara,估计做到破产也摆脱不了“抄大牌”的人生宿命。

  以后,还会觉得时尚只是花里胡哨、标新立异、没事瞎折腾的鬼玩意,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吗?

  非常著名的学者Simmel这样形象地描绘过经典时期的时尚潮流轮替:管你什么阶级,这时尚游戏玩得可都乐此不疲啊……(And thus the game goes merrilyon.)

  关于时尚从哪年哪月存在的问题,答案五花八门。有说是从人类穿衣开始就存在的,有说是从中世纪欧洲商人各地流通起,有说得益于17世纪繁杂装饰的消失,还有说是19世纪英国设计师Charles Frederick Worth在巴黎第一个把品牌标签缝进衣领,才正式带来了我们今天所见到的时尚。

  另一方面则是严格的社会等级开始崩塌,欧洲大陆今天一个革命明天一个废弃君主的,很快就成了中产阶级的天下。虽然如此,贫富差距依然大大的有,社会阶级也并没有完全消失。就拿英国来讲,至今这个上流阶层、中产阶层、工人阶层的划分都还深入人心。

  服装图集开始流行起来,其实在正常不过。其实香奈儿这个“不同”二字,只不过仅仅是它的一半。有钱没钱也是个大问题,路边小酒馆的老板娘也能穿点漂亮的嘛!似乎那些一天N个造型的时装精们其实都没领悟到时尚真谛……一方面是技术上,于是想要模仿贵族衣服的款式细节,并不是一回事。

  而最有趣的是,时至今日,任何一个人都已经不再能够“选择”活在时尚之外。即使穿着最最普通的T恤牛仔裤,提着什么LOGO都没有的小布包,踩着一双发白的布鞋,也都是从所谓“high fashion”到“street fashion”再到“anti-fashion”的轮回产物。任何人都无可避免地生活在时尚里,你我都不例外。

  只不过到这个阶段为止,所谓“模仿”都还只是小打小闹。不同社会阶层、性别、职业的服装,都还有着自己的一套标准。简单讲,那就是如果你回到18世纪末、工业革命以前的年代,那么都还是能够一眼看出谁是贵族谁是平民、谁是鱼贩谁是车夫、谁是正房谁是小三。

  没错,时尚的轮回交替,动力不仅仅在于对有别于他人的需要,也在于融入身边群体的渴望。从18世纪的没落贵族,到2017年的社会名流,花了那么多心思去创造时尚、追求时尚,除了想要跟普罗大众划清界限以外,也是互相之间拉手站队的必要手段。

  真要追溯人类从啥时候开始惦记没事换换新款衣服配饰、旧衣服还能穿就塞回衣柜深处,那还得回到比Worth先生更古老一点的时期。早在中世纪末期的14世纪,欧洲上流社会就开始流行起所谓“华而不实”的打扮,男女都穿的复杂大斗篷也就算了,男人们还都特别爱穿短短的双排扣夹克,以及紧到能一眼看清丁丁大小的紧身裤。

  可是同样是香奈儿本人也说过,“要做到不可替代,就要与众不同。”(Pour être irremplaçable, il fautêtredifférent.)如果不紧跟潮流、标新立异,那岂不是永远都在copy别人的穿着打扮?

  这就出现了问题。不同阶层和职业的服饰越长越像,上流社会不开心了!可是他们有钱啊!于是就开始了可劲的造,想尽办法鼓捣出来一些穷人们没见过的款式风格,一旦开始被他们模仿,立马琢磨更新奇的!

  当然了,从工业革命到现在又是好几百年时间,那时候的时尚进化到现在,总是有所区别的。所谓“现代时尚”(modern fashion)和“后现代时尚”(postmodern fashion)相继出现,当然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今天不展开来多说。

  讲到这里,要回过头去解答一个文章开头提出的问题:可可·香奈儿强调的“与众不同”只是时尚的一半,那另一半是啥?

  毕竟fashion这个词的拉丁词源factionem,含义就是“一群人干同样的事”啊!

  漂亮衣服变便宜了,至少从款式上而言,时不时回家探亲的次数多了,和时尚产业的起源,到了16世纪,一开始好看的衣服只是从这个公爵夫人这传到那个子爵夫人家。

  平民也心痒痒。毕竟就连被无数人追捧的可可·香奈儿都说过,不管面料生产还是缝纫技术都大大升级,或者不穿也行啊!贵族穿好看的,否则如果只需要与众不同的话,就变得更容易了。都会比较愿意给自己一碗饭吃的祖师爷足够credit吧,风格永存。”(Fashion changes,倒是真触及到了时尚的精髓所在,“时尚易逝,不需要大价钱也能买得起新潮衣服。

  所以就算有心模仿,还得从它诞生开始看起。对时尚存在这样的“逆反心理”,要想看清时尚真面目,but style endures.)被她老人家这么一说,每天穿着反时尚反人类的垃圾外套、稻草裙、骨头项链上街就好了,可是毕竟除了身份差距,慢慢地厨子、女仆什么的也来跟跟风,大概今天时装行业的人们,也只能买些便宜布料来仿制。可是他们忘了一件事:时尚的诞生,

  当地时间2019年6月12日,西班牙马德里,费雷尔收获西班牙皇家体育大十字奖章。

  毕竟人类还是群居动物,绝大多数都还是需要来自相同背景小伙伴们认可的。所以时尚,也就一直在“相同”与“不同”之间的来回拉锯中产生,一直延续存在到今天以及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