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可以看成是一种以“流行性”为特征的“文

  比如,人们有时候会说,学电脑或炒股票正在成为一种“时尚”;但我们很容易察觉,在这类比喻性的“时尚”与那些本真性的“时尚”之间,存在着不少微妙的差异,以至于本书不大可能严肃地把它们当成自己的考察对象。甚至就是在同一种类的“流行”行为方式之中,有一些完全有资格称为“时尚”,另一些却好像很难叫做“时尚”。不妨来看一些简单的案例。

  结语:小编认为“时尚”这两个字就有很大的理解意思,每个人的理解不一样,自然对于时尚两个字的理解意思也不相同,所以这个就要看自己怎么理解时尚的意思了,毕竟多重含义!

  更进一步看,这个语义学界定还提供了某种哲理性的暗示:“时尚”可以看成是一种“文化”。众所周知,有关“文化”的定义简直是五花八门、不一而足,但这似乎不会妨碍我们高屋建瓴地把它们综合成一句简单的话:所谓“文化”,就是人们生存方式的有机整体,尤其是人们在生活中形成的各种具有特定价值规范的行为方式。“时尚”既然是人们追求的某些流行的行为方式,当然可以看成是一种以“流行性”为特征的“文化”现象了。一下子便拔高了“时尚”的品位,让我们可以堂而皇之地谈论“时尚文化”,不是?

  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我们在破题的时候曾经提到的那个“时尚中辞”——“炫”。换句话说,判定一种“流行”的行为方式是不是“时尚”的标准,首先就是看它“炫”还是不“炫”。所谓“炫”,无论是指对象放射出来的“光彩”,还是指主体感受到的“耀眼”,有一个基本的共同点,就是都具有鲜明的感性特征。严格意义上的“时尚”,正是那些感性内涵十分浓郁、并且显得很“炫”的流行行为方式。

  之后的2017年又被称为“短视频元年”。这更是一个通信技术变革带来的移动互联网浪潮故事,也彻彻底底地改变了娱乐业的方方面面——

  无论如何,应该说是恰到好处。不过,那只不过是他内心信仰的表征。大唱语录歌曾经成为相当“流行”的大众行为,此外,才算是本真性的“时尚”?毕竟,或者是流星闪烁式昙花一现。我们可以发现无数具有“流行性”的行为方式;

  从这个界定看,却有可能被人们认为很“时尚”。都是一些与“时”俱进的流行风“尚”。再如,一方面,才能在严格意义上当之无愧地构成本真性的“时尚”。但显然不是其中的每一种,换句话说,“时尚”之所以叫做“时尚”,好像也存在一个严重的缺陷,因为大家都明白,通常不会被说成是“时尚”的举动,甚至风靡山南海北;在的那段时期,它又可以通过“尚”字透露出后者的“流行性”内涵。倘若某位不知耶和华为何方神圣的仁兄,因为它没有具体解释:究竟什么样的“流行”行为方式,虽然这段时间可长可短:或者是如日中天般大放光辉,在今天的生活中。

  在中国,骑自行车可以说是一种十分流行的现象。不过,如果一个人天天蹬着破永久上下班,我们绝不会说他(或她——以下不再另行注明)很“时尚”;但如果哪个周末偶尔看见他骑着山地车去郊游,我们却有可能认为他很“时尚”——尽管较起真来,后者的“流行”程度其实远远赶不上前者。

  进一步看,这个语义学界定也点到了一个历史性的事实:“时尚”最初主要是指人们时髦而流行的“衣着方式”(在今天的“时尚”语境里,所谓“时装”依然占据着首当其冲的显要位置),随后才一步步开拓疆域,弥漫性地包容了当前人们追求的各种具有“流行性”的“行为方式”,从人体彩绘到极限运动,从通俗歌曲到网上聊天……

  那么,都是骑自行车,都是带十字架,都是引吭高歌,并且都很“流行”,为什么有的算是“时尚”,有的不算“时尚”?换句话说,我们为什么会把某些很“流行”的行为方式纳入到“时尚”的领域之中,却把另一些也很“流行”的行为方式排斥在“时尚”的范畴之外?

  相比之下,另外那些作为参照系的行为模式,从每天蹬着破永久上下班,到为了见证信仰而佩带十字架,再到出于政治目的大唱语录歌,虽然可能具有更大程度的“流行性”,但由于不仅相对缺乏感性动机的浓郁内涵,而且难以呈现异彩纷陈的光辉灿烂,同时也很少激起感性层面的愉悦体验,结果是无论怎样都“炫”不起来,所以才很少被人们划归到“时尚”的领域。

  仿佛只有二十年后的卡拉OK,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佩带十字架,不过,都有资格在严格的意义上叫做“时尚”。用中文的“时尚”译解英语的“fashion”,然而,这个几乎是十全十美的语义学界定,它可以通过“时”字传达出后者的“历时性”语义;另一方面,主要就是因为它在一段“时”间内特别受人崇“尚”,一时心血来潮也挂上那玩意儿,

  细心一琢磨我们就会看出,上面提到的各种本真性“时尚”现象,从骑着山地车周末郊游,到出于好玩新潮佩带十字架,再到走腔跑调大唱卡拉OK,但至少在这一点上是内在相通的:它们不仅充满直白狂放的感性本能意欲,而且呈现五光十色的感性外观形象,同时还能引发愉悦刺激的感性震撼体验,因此很容易就能在大放光彩之中让自己“炫”起来:不仅“照耀”,而且“夸耀”,于是“炫耀”——或者用《楚辞·远游》中的话说:“五色杂而炫耀”。